穿越火线王者的轮回:新聞資訊
NEWS

行業新聞
穿越火线兰 > 新聞資訊 > 行業新聞

鄉村遇見藝術

2019-04-28

已被閱讀148

      鄉村,是農業文明的最后一方凈土。我們正處于一個現代化發展極迅速的時代,現代文明像龍卷風似的踐踏了原本寧靜而美好的田園牧歌式生活。與此同時,鄉村在向現代化、城鎮化的轉型過程中正遭遇著步步維艱的處境,更為嚴重的是鄉村正逐漸地走向衰落,主要表現為基礎建設薄弱、環境日趨惡化、貧富差距劇增、空村空巢的冷清、文化習俗的褪淡等問題,使得鄉村在改革和發展的道路上依然寸步難行。近幾年,藝術進入鄉村已成為藝術圈很時髦的一個話題和行為,同時,藝術介入鄉村建設的開展,極大程度上改變了鄉村的面貌,既符合美麗鄉村建設的訴求,又充分發揮了藝術的能動性。
      一、藝術(藝術家)介入鄉村建設的重要性
      鄉村,在當代社會中,已不再作為與城市對立存在的社會主體。藝術鄉建已逐漸開始成為一種新型、行之有效的新農村建設形式,它是拉近城鄉間文化差異的重要手段,也在逐漸成為現代人較為流行的文化消費方式,在給鄉村帶來新契機和無限發展潛力的同時,在當代文化社會中以一種鮮活而富有特色的符號出現在我們生活中。
      鄉村建設為什么需要藝術家、人類學家?首先,藝術介入鄉村建設,無關乎藝術本體和審美,而是以藝術為載體,直觀地帶來傳統村落的視覺提升,旨在以當代藝術挖掘和激活傳統文化,推動村落復興,重塑村落的文化凝聚力,重建人與人、人與自然的關系。藝術家們通過藝術形式的介入,把村落升華打造成藝術現場。修復鄉村的禮儀文化和倫理精神,激發不同實踐主體的參與性、積極性和創造性,在鄉愁中追尋傳統文明。藝術的到來,一方面,可以引導人們重新認識自身的生存環境,引發人們對鄉村文明展開更深層的思考;另一方面,當代藝術與鄉村中的鄉土元素會碰撞出新的火花,從而激發出更符合鄉村特質的藝術樣式。
      改變鄉村是持久的過程,短期飛躍式的建設是暴力的、不切實際的,相對而言,藝術介入鄉村建設是溫和的、漸進的。藝術家需要對村落的地域文化與歷史傳承注入更多的思考,用文化與創意更新知識和技術、升級理念和經驗、引入資金和市場,實現鄉村的優勢化轉型,積極發揮優秀基因在當代社會建設中的作用。近年來,藝術家就是以這種溫和、漸進的姿態介入到中國鄉村建設中,開啟鄉村復興之路。
      二、藝術鄉建不能摒棄鄉村特質
      在鄉村建設中,藝術家可謂是一股清流,他們幾乎都是立足于“鄉土”自身的獨特性而非“城市”的標準,促使人們重新審視腳下的土地和身邊的生活。在這場藝術介入鄉村建設的實踐中,藝術家和知識精英成為事實上的主導者。
      重拾鄉土文化是藝術鄉建的靈魂所在,在此基礎上,反復挖掘傳統鄉土文化的現代意義,自覺傳承其中優秀的、有價值的部分,從而使得村民在追逐現代生活方式的同時,不至于與傳統鄉土文化的根脈發生斷裂。藝術鄉建所選擇的村落,多為歷史悠久、區域特色鮮明、風貌保存較好但旅游業發展較為滯后的古村落。藝術鄉建的倡導者希望改變以往只注重村落外觀改造和追求經濟效益的發展模式,更加強調鄉村社會文化的再造和鄉村精神的重構,希望用現代藝術潛移默化地影響村民的生活、行為和觀念,發揮現代藝術的文化啟蒙和公民教育的社會職能。現在我們的鄉村重建不只是要建設有特色的房子,還需要能夠延續中華文明,傳統文化的鄉村,能夠成為中國人的夢想家園的鄉村。守護“永恒的鄉村”也成為藝術家與人類學家的時代使命。
      重塑鄉土景觀是藝術鄉建的重點內容。鄉土景觀是一種人與自然和諧共處所體現出來的一種景觀形式,它是適應當地自然和土地的,適合當地人生存和生活的且具有地域特色的景觀。鄉土植物的運用,更有助于貼近該地區的植物景觀環境,也最大程度地反映該地區植物景觀的地方特色;鄉土景觀符號的創作和景觀建設行為本身就是人文環境的塑造過程。鄉土景觀符號包括該地區內社會的傳統文化、傳統民俗、生活方式和地區產業歷史傳統等;傳統的建造材料和技術與現代的相比更具有實踐的智慧,它們經受了歷史的考驗,不斷地被改進而流傳下來,在某一特定地域內,它們與自然和人類有著更融洽的關系。
      重建田園生態鄉村是藝術鄉建的歸宿。中國未來的道路不是把鄉村莊園化、風情化、現代化,而是要從鄉土中國走向生態中國。“對古村落要?;ば岳?,最主要的還是利用。”規劃專家表示,完全保留村莊原有的落后生產方式、面貌是不可能的,要讓這些村落、村民也享受到現代的發展成果。古村落只有活起來,才能活下去。藝術家應懷有高度的責任感和敬畏之心,要尊重本地的自然生態環境、歷史遺存、本地文化,尤其是村民的意愿;用適當的方式喚醒村民的文化自覺和文明意識;用多元的手段傳播鄉土文明和鄉土生活;用合理的途徑承載鄉愁,延續記憶。
      三、總結
      藝術是激活傳統村落特色的途徑之一,特別是在保留鄉村風貌建設中,藝術的作用不可小覷,在傳統村落的建設過程中,可以充分發揮藝術自身所具有的強烈的激活性、生態性、在地性和生長性。藝術不僅對?;?、保留鄉村風貌發揮作用,而且還能夠助力精準扶貧,以及推動鄉村生產、生活、生態的健康發展。除此之外,藝術本身具備的情感性、創造性及批判性使得藝術這一方式相比較于理性的國家治理和資本開發下的鄉村改造、鄉村規劃,其介入的過程更為溫和,同時也直指“人心”。歷史任何一個時代都很勇敢創造那個時代的文明,我們這個時代也應該如此,我們要用于面向未來,希望在鄉村特別保守的地方能有新的突破。
      參考文獻:
      [1]楊山等.鄉村規劃—理想與行動.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09.
      [2]潘力.“地方重塑”與美麗鄉村建設[J].公共藝術,2013(4).
      [3]方李莉.論藝術介入美麗鄉村建設——藝術人類學視角[J].民族藝術,2018(1).
      [4]李聰.藝術鄉村的建設與開發案例評析[J].鄉村科技,2017(14):20-22.